颜月kll

战姬绝唱天下无敌!!!‖日笠陽子/战姬绝唱/6-ara/朴昭妍(素妍)‖
初三開學弧長‖
素居/翼玛/光伦/雾塞/玛克/玛调/圣蓉/圣静/静志/凉薇/凯凉‖

上課在草稿本上畫的…
賀凹凸第二季開播啦

字草。請無視後面的草稿。試著遮了一下×
手廢。

【光倫】從今以後

呜呜呜呜太棒了啊啊啊啊啊

咕噠唷Yosan:

晚、晚上好。


這次嘗試了跟以往不太一樣的感覺。


以倫的第一人稱來寫。


從12話的歡送會後開始。還沒看到那裏的人請小心劇透。


個人感覺情感重了許多。希望有達到我想要的效果。


希望大家喜歡,若能讓我知道您們看過後的感想我會很感激的(土下座)


光倫萬歲。


這篇如果有後續的話、應該會非常有趣、吧?




光倫:2/1(超過了先前欠著的量w)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 




說出來了。


 


 


 


全部。


也並非全部。


僅存的理性捕捉到的,是葉月さん帶著其他人往遠處走。


我們還在原地。


我。


和コウちゃん。


雙手還牢牢牽著。


低著頭。


コウちゃん正喃喃說著什麼。


聽不清。


看不見表情。


葉月さん吆喝的聲音漸漸遠去。


眼眶又擅自被淚水占滿。


沒想要哭的。


明明不能哭的。


對自己不勝酒力這件事心知肚明。


即使如此還是喝下了超出能負荷以外的量。


是氣氛驅使、是心情使然。


是想著也許乘著酒力,能跨過那個已經橫了七年以上的坎。


那個コウちゃん一直沒察覺、我一直沒勇氣跨過的坎。


結果在氣氛沁染下,努力保持平靜的心情開始劇烈起伏。


酒精終究化開了理性,化開了名為平穩日常和他人目光的外衣。


赤裸裸的心意。


說了。


 


說了什麼?


コウちゃん好像說了:總之先走吧?


走?


往哪裡?


沒能問出口,喉頭還在自顧自地發出嗚咽聲。


コウちゃん鬆開了手。


沒了コウちゃん暖和的左手,感覺到夜晚空氣的冰冷。


コウちゃん拉著我的右手。


走的方向,聽不見葉月さん的聲音。


コウちゃん領在前頭,緩緩地、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著。


跟在後頭,盡可能地走成一直線。


好難。


視線模糊。


眨了眨眼,淚水沿著臉頰滑過。


軍綠色大衣的下襬變得清晰了一些。


コウちゃん的背影。


コウちゃん要離開了。


 


八神くん要去很遠的地方了哦?


葉月さん在辦公室的我的座位旁、抱著水雲,又問了一樣的問題。


每次見上面都這麼問。


被問了好多次。


コウちゃん的決心和理由我能理解,也能接受。


整理著手上的文件,我這麼說。


眼角不自覺地垂了下來。


笑容還在。


葉月さん嘆了口氣。


水雲喵了長長一聲。


沉默持續著。


葉月さん還在。


站起身,我抓起水雲的手腳把玩著,分散著因沉默而有些尷尬的氣氛。


遠山くん。


葉月さん的聲音沉了下來。


不是以往那種以調戲女孩子為樂的輕浮口氣。


感覺到了視線。


我沒勇氣迎上它。


這樣就好嗎?


心頭一顫。我咬緊牙關。


除此之外……我還可以說什麼呢。


即使用盡全力,語尾還是些微顫抖。


葉月さん又嘆了口氣。


抱著水雲騰出了右手,葉月さん拍了拍我的肩。


葉月さん又嘟嚷了些甚麼。


而我有意識的不想將其收入腦中。


仍低著頭,我努力將心思放在水雲柔軟的手掌上。


 


コウちゃん的手掌熱得發燙。


緊握著的實感。


コウちゃん停了下來。


身旁的路人也停了下來。


腦袋發脹。


眼淚還在流。


コウちゃん離我約半步遠。


看不見表情。


周圍的行人又走了起來。


コウちゃん也準備往前走。


コウちゃん就要離開了。


害怕竄上心頭。


不要走。


下意識地緊抓住コウちゃん。


另一手胡亂地往前伸,下意識地捏住コウちゃん的衣袖。


コウちゃん有些踉蹌的停下腳步,然後轉過身來。


看見コウちゃん的臉了。


眼角紅通通的。


接著深綠色的布料擋住了視線。


コウちゃん用衣袖輕輕擦掉了我臉頰上的眼淚。


「沒事的。」


コウちゃん小聲地說。


「我在這裡。」


コウちゃん微笑著。


有些難為情的樣子。


視線又模糊了起來。


 


我叫……八神コウ。


眼前的女孩子有點扭捏,坐在辦公桌的桌前低著頭。


眼神過分集中在作為午餐的三角飯糰上。


名為難為情的氣場壟罩在女孩子身上。


我是遠山りん。我們是同期,以後就多多指教了。


唔、嗯……


我微笑著,眼前的女孩子仍低著頭。


沉默帶來的尷尬超乎想像。


雖然預想過這個女孩子是個沉默寡言的人,卻沒預料到上前搭話之後,會是如此令人繃緊神經的場面。


有些慌亂漂移的眼神看向了螢幕,工作用液晶螢幕上的3D模型細緻得令人驚艷。


好厲害……


不由自主地說出了感想。

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眼前的女孩子好像大大地抖了一下。


接著她抬起了頭。


臉上交雜著喜悅與害羞以及興奮的情感。


表情真可愛。


我小心翼翼的,將這句如果對初次見面的人說出口、可能會被當成怪人看待的感嘆藏在心裡。


謝、謝謝妳……


名為八神的女孩子又低下了頭。


那個、如果可以的話,能不能和妳討論一下,其實剛剛前輩出的課題,我有些地方不太懂……


唔嗯,當然可以……


這麼說著,名為八神的女孩子把椅子稍微挪向一旁,讓我將自己的椅子推向騰出來的空間。


名為八神的女孩子熱情地講解著前輩的課題內容。


中途,手開始在空中比劃著。


聲音也漸漸亮了起來。


和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。


名為八神コウ的女孩子,臉上的表情閃耀著自信與喜悅。


名為八神コウ的女孩子,對工作有著超乎想像的熱情。


名為八神コウ的女孩子,笑起來有點難為情的樣子非常可愛。


名為八神コウ的女孩子。


 


「八神……コウ……」


「诶?诶?」


コウちゃん突然回過頭,聲音聽起來很驚慌。


「りん?怎麼了?為什麼、突然喊了我的全名……」


コウちゃん的表情慌張了起來。


我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。


コウちゃん變得更不知所措了。


真可愛。


「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嗎……」


コウちゃん喃喃說著聽不懂的話,搔著臉。


「真可愛……」


「……真是……りん喝過頭了……」


喝過頭了……


嗯,喝過頭了……


真不像我……


コウちゃん還是一邊確認著這邊一邊往前走著。


相反了……


操心的工作,是我才對……


被コウちゃん照顧了……


有點悲傷……


有點開心……


 


遠山さん?


被突然的搭話嚇了一跳,電繪筆一斜,拉出了過長的失敗線條。


阿!抱、抱歉……


被身後的人察覺了,驚慌地賠罪著。


不不,不是八神さん的錯……


放下筆,我趕緊轉向後頭。


金髮女子一如既往地穿著黑色上衣和牛仔褲,左手拽著右手臂。


怎麼了嗎?


金髮女子遲遲未表明來意。


有些焦躁,我先出聲提問。


阿,不、那個……打擾到妳工作了,抱歉……


我的語氣聽起來非常不耐煩嗎……


連忙搖頭,我著急地想解釋。


不想被眼前的女孩子誤會。


在我開口前,金髮女子開口了。


只、只是……


金髮女子的視線游移著。


疑惑的心情超越了想釐清誤會的心情。


遠山さん,先休息一下吧……?


金髮女子終於抬起了頭,卻沒有看向我的臉,而是我的右手。


手和腦袋……都先休息一下……


被發現了……


課題遇到瓶頸的焦躁、達不到理想的鬱悶、負面情緒的死胡同……


被發現了。


金髮女子用著還不習慣的微笑,對我這麼說著。


嘛……總之、我們去喝杯咖啡吧?


一向內向的金髮女子這麼說著。


回過神來我已經放下筆,和金髮女子相對而坐。


被帶來的地方不是公司的休息室,而是公司附近的小咖啡廳。


正值午休時間,店內擠滿了人。


八神さん喜歡加牛奶和砂糖啊……


看著對著咖啡杯調整砂糖和牛奶的量,我說著。


唔嗯、喝不了苦的東西……


金髮女子害羞的苦笑道。


不自覺的微笑了起來,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。


遠山さん不這麼覺得嗎?……


金髮女子比起最初交談時要放鬆許多,現在能自在地說著自己的想法、偶爾會開點玩笑、掛著爽朗的笑容……


不自覺地想一直注視著。


雖然面對其他人時仍是緊張得面無表情。


連那樣的一面也,是金髮女子的可愛之處。


甚麼啦、遠山さん在笑什麼……


看見金髮女子有些不悅地抱怨著,我又笑得更開了。


沒什麼,只是覺得直面著自己的夢想、不斷向前進的八神さん很了不起而已。


什!?別、別開我玩笑!才不是……


金髮女子害羞得臉都紅了,連忙拿起咖啡杯又喝了幾口。


金髮女子又開始延續著先前的話題。


追逐著夢想的她閃耀著。


想在身後支持她。


那、那個……


嗯?


總之,我們都加油吧、り、りん……


心揪了一下。


啊,抱歉,突然就直接喊名字……


看見我的反應,金髮女子連忙低頭道歉。


啊!不、不是!


著急地想解釋。


只是嚇一跳而已,叫、叫名字就好。


那、……りん也,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。


嗯,我知道了。コウちゃん。


诶?為什麼加了ちゃん啊?


不喜歡嗎?


雖然說並不是……


コウちゃん焦急地想解釋,卻又吐不出半句話的樣子非常可愛,忍不住地又笑了起來。


對了,コウちゃん……


真的要加ちゃん啊……真是……甚麼事?


最後コウちゃん像是放棄了般嘆了口氣。


第一次領到的薪水,已經想好怎麼用了嗎?


诶?啊……快到發薪日了啊……


嗯。


唔……沒有特別的安排……


那、要不要兩個人一起去哪裡玩?


啊,好主意!去吧去吧!


那要去哪裡好?


唔嗯……溫泉……?


溫泉啊……好啊……


太好了!就這麼決定!


コウちゃん笑著,我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
 


那是,一切的開端。


 


想陪在コウちゃん身邊。


想聽見コウちゃん的聲音。


想傾聽コウちゃん的煩惱。


想共感コウちゃん的快樂。


想和コウちゃん一起,走到更遠的地方。


想看著她。


想守護她。


想照顧她。


即使只是一廂情願。


 


我喜歡她。


喜歡。


很喜歡。


コウちゃん是怎麼想的?


想知道。


不想知道。


膽小的自己。


沉浸在有コウちゃん在身邊的日常。


懷抱著一廂情願的感情。


想被發現心裡的祕密。


害怕被發現心裡的祕密。


保護著。


偽裝著。


微笑著。


一廂情願的。


喜歡著。


喜歡八神コウ。


本想著或許一輩子都說不出口了。


 


還是說了。


說了什麼。


 


果然還是、不想讓妳走。


明明想支持妳。


不想讓妳走。


一直、一直陪在我身邊好嗎。


明明不該說的。


不該哭的。


像孩子一樣耍賴著哭著。


自私地將願望全都丟給コウちゃん。


想實現。


不可以實現。


想和コウちゃん永遠在一起。


作為誰?


以什麼樣的立場?


 


「不好好說清楚,八神くん是不會明白的,遠山くん的心意。」


抱著水雲的葉月さん,似乎是喃喃自語地說著這樣的話。


 


「りん的公寓,到了哦……?」


「鑰匙、我從妳包裡拿囉……」


 


我的房間。


床頭櫃的那張和コウちゃん的合照,不知道為什麼在漆黑一片的房裡仍然清楚可見。


我的床。


コウちゃん在床邊餵我吃著稀飯的樣子。


藉著生病撒嬌的我。


燈被打開了。


突然的光亮讓我下意識地閉起眼。


「りん,到家了哦?」


コウちゃん小心翼翼地搭著話。


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我仍背對著コウちゃん。


「唔,果然還是喝太多了、りん……」


讓コウちゃん擔心了。


我太糟糕了。


但是好開心。


「……總之、把大衣脫下,好好休息吧……」


說著,コウちゃん靠近我,伸手要替我脫下大衣。


順著コウちゃん的動作,厚重的大衣已經從我的身上到了コウちゃん的手上。


コウちゃん拿著大衣,就這麼轉過身。


 


コウちゃん要離開了。


離開一直以來的位子。


前往我伸出手也抓不到的地方。


コウちゃん不是屬於我的。


我知道。


即使一直逃避著。


我還是知道的。


コウちゃん不是我的。


她總會離開。


我們總會面臨分別。


 


也許,這將會是一切的結束。


 


過於深刻的心痛彷彿趕走了酒精帶來的昏沉。


 


如果コウちゃん終究要離開。


起碼。


起碼。


若是自私一點也,可以的話。


 


若是向前跳也可以的話。


妳會接住我嗎?


 


「等一下……」


動作比說出口的話還要更快速的,我伸手抓住了コウちゃん。


「唔、哦!?」


コウちゃん發出了驚呼聲,大衣掉到了地上。


「怎、怎麼了?我先幫りん把衣服掛起來好嗎?吶?」


コウちゃん像是在哄著孩子般,耐心地說道。


「等一下……」


コウちゃん沉默了一陣,接著轉過身,伸手整理著我的劉海,然後握上我的雙手。


好溫柔。


好喜歡。


「嗯。」


コウちゃん低著頭,我也低著頭。


躊躇著該怎麼開口。


「りん,抱歉……」


コウちゃん先開了口。


「不過りん願意和我說那些話,我很開心。」


嗯。


「抱歉呢,任性地要りん繼續照顧我……」


不對,任性的,是我。


「有りん這個朋友陪著,我也能繼續往目標邁進了。」


說著,コウちゃん一貫地傻笑著。


最喜歡了。


最討厭了。


「コウちゃん。」


「嗯?」


「那是因為,我喜歡コウちゃん……」


若是向前跳。


「……嗯,我也喜歡りん哦……是重要的朋友嘛……」


「不對……」


若是向前跳的話。


我抬起頭,終於迎上コウちゃん的視線。


コウちゃん困惑著。


「不是的……」


別說了。


握緊コウちゃん的手,貼近コウちゃん的身體。


眼淚又開始流了起來。


我笑著。


「不是的……」


背抵到門板的コウちゃん終於無處可走,我鬆開其中一隻手,撫上コウちゃん的臉頰。


コウちゃん的臉熱得發燙。


若是往前跳也可以的話。


「我對コウちゃん的喜歡……」輕柔地撫著コウちゃん的臉,我搖搖頭。


緊貼著的身體,劇烈的心跳是不是被發現了呢。


「是這種喜歡哦?」


若是往前跳,妳會接住我嗎?


像是沒了任何退路一搬,我吻上コウちゃん的唇。


コウちゃん全身都僵直了。




啊啊、一切都結束了。


眼淚又逕自流了下來。


離開コウちゃん的唇,我看著コウちゃん,掛著微笑,心正痛著。


「是這種喜歡哦。」


コウちゃん看起來非常驚訝。


「和コウちゃん的喜歡,一點也不一樣……所以……」


說著,我慢慢鬆開コウちゃん的手。


「這樣就、結束了……」


 


妳會接住我嗎?


 


「……啊—!真是!」


コウちゃん大喊,接著將我攬進她的懷裡。


「不要自顧自地說啊!」


コウちゃん低吼著,定睛看著我。


「起碼聽完我的答覆啊!」


コウちゃん一臉受不了的對我說著。


「诶?」


接著她收緊雙臂。


「不要還沒聽到答覆就自己傷心了起來啊,りん這個笨蛋……」


在我理解這句話之前,


コウちゃん就往我的唇吻了過來。


 


 


 


「我也喜歡りん啊……」


「和りん的喜歡是一樣的……」


「所以……」


 


 


 


コウちゃん將我抱在懷裡,


 


 


 


「抱歉,讓りん獨自一個人煩惱著、害怕著……」


 


 


 


順著我的背。


任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的我放聲哭泣。


 


 


 


「從今以後,再也不會了。」













wwwwww响子生日快乐!!
晚到的祝福!!

作业多到爆orz,给老婆的生贺也没画

第三季!第三季!

夜朔月寂:

最后两集简直剧情大爆炸,哪怕已经提前在漫画版上了解了剧情走向,依旧被狠狠地冲击了!不得不说,动画版将伦对光的在意,不舍,爱意表达的细腻又真实(虽然和漫画版有所出入,但是不仅没有魔改,还更好的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出来,佩服佩服,不愧是芳文社)
11集中,对伦轻抚光送给自己表的那一段,简直各种赞啊!想要抓住对方却又在意对方的想法,于是选择单相思。(虐的我肝疼
12集不是很虐,但是很感动,反正我是看着看着就哭出来了。不想剧透光伦放闪的过程,大家自己去细看吧。
其实结合12集的台词与光伦CP曲的歌词来看,许多地方都对应了。这样张弛有度,首尾呼应的编辑真的超棒啊。
两个人一起走的道路,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。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彼此身边。为了踏出那一步,不得不离开身边为她担心的伦?还是为了那个理想和现实间逐渐缩小的差距?
遇到了伦和青叶她们,光在努力的改变自己。原本爱冲动的她也收敛了许多,伦就是光的磨石,带她改变了自己。
终于,光成长了,必须跨出未知的一步。交代好一切,她要离开了。
啊啊啊,说不够啊!让我们一起期待(奶一口)第三季吧!😢

原地爆炸!!!

Realio:

这糖我能吃一年
【旋转升天

刚赶粗来给好姬友的生贺!!!
10月1日生日快乐!!和祖国妈妈一起过生!! @六小刷

(作业真的多到爆orz

翼瑪 戒菸二十題短篇04背著對方偷抽

wwwww真棒(升天

灰色的阿兔:

工作暫時告一段落,走到陽台的翼從上衣口袋拿出銀白色的煙盒,叼了一支後摸摸外套口袋……


「啊…打火機被瑪利亞沒收了……」從菸盒底部劃了根火柴點燃深吸了一口菸,讓翼想起前幾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那時殺氣騰騰的瑪利亞眼中卻泛著一層薄霧,半強迫的逼著自己戒菸時的堅決,不自覺的就答應戒菸了,果然沒辦法反抗瑪利亞啊…


「咔噠」背後傳來落地窗開啟的聲音,感覺到危機感的翼一把將口中的菸掐滅抓了下來踩到腳底,


「又在抽菸了?不是跟瑪利亞說好要戒菸的嗎?」克莉絲推開落地窗走了出來,「瑪利亞剛剛出門買東西了」看著前輩急急忙忙的藏菸的模樣不由得笑了出來,隨手丟了顆小球過去,為了讓前輩戒菸,自己也查了很多的資料,在戒菸的過程中,會有所謂的戒斷症狀以及各種因人而異的行為,其中一項是不適應手上沒有物品的感覺,特地去買了顆耐壓的小球


「噗嘰噗嘰」擠壓手中的白色小球,在壓力下小球不斷改變著形狀,捏起來的觸感還不錯,翼的嘴角微微勾起了笑容,


「翼、克莉絲,別在陽台吹風了,進來吃晚飯了」打開落地窗,手上還套著隔熱手套的瑪利亞探頭出來喚著兩人,


「馬上來!」把小球往口袋一塞,推著克莉絲往室內移動,順腳把踩在腳底熄滅的菸撥到一旁的垃圾袋中,


「等等…克莉絲先進去,翼你待在外面。」瑪利亞的鼻子動了動,嗅到一絲的菸味,眼神馬上暗了下去,在克莉絲進到房子內後,走出陽台後拉上了落地窗,


「這次是你說要戒菸之後的第幾支?」明明在笑著,眼中卻充滿了銳利的殺氣,一手摸上翼的胸膛,上下摸了幾下後找到暗袋,從中拿出了菸盒,


「第……第4支……」認真的算過之後,努力的擺出我錯了請原諒我的表情抬頭看瑪利亞,


「好!從今天開始算四個星期去睡客房還有,不 準 碰 我!」笑著點了點翼的鼻樑,宣告了對翼來說生不如死的處罰。


「吃完晚餐後,我會幫你把東西搬去客房的,不用擔心。」


TBC……


「所以不做死…就不會死啊…」來自嚼著美味晚餐從頭看到尾的克莉絲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響未的活動結束啦www
可是我還是沒有抽到曉光的未來QAQ
難得都開了響未車作為祭品了還是沒有抽到QAQ
需要響未糧食,需要翼瑪糧食滋潤一下梭哈1000石抽未來的兔子QQ
有沒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廚翼瑪,一起廚響未的啊?

啊啊啊啊啊啊想想真好!!!

水樹:

好想看圣母在上世界观的架空战姬啊!!玛丽亚、翼、奏是三色蔷薇,白家翼-雪音-调,黄家玛-赛妹-切歌,红家奏-响-未来……每天在莉莉安学院喜闻乐见的展开什么的,奏翼玛修罗场展开什么的,翼牛郎撩拨雪音毫无自觉什么的…玛赛甜到死的姐妹日常什么的…切调形影不离的秀恩爱什么的…未来病娇姐控什么的…果然好想看战姬的日常撒糖啊!!!